社 評/反暴力護家園須從人人做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過去的兩日,香港重回硝煙瀰漫的戰場。暴力還在不斷升級,前天在屯門及元朗的暴亂中,黑衣暴徒不僅瘋狂打人襲警,更企圖搶奪警槍;昨日在沙田、東涌及旺角一帶,黑衣人又大肆搗亂破壞,還肆意踐踏國旗,挑戰一國之底線。何謂毫無人性,何謂最後的瘋狂,這些只是我了。   黑色暴亂成為常態,香港被摧殘得五癆七傷,怎不令人心痛神傷。不少善良的人們一度以為搞事者是為了反修例,如今真相大白,面前發生的一切與修例爭議無關,與所謂「五大訴求」也八竿子打没法一處,這是一場處心積慮的顏色革命,以推翻政府、爭奪香港管治權為目標,為此不惜「攬炒」,將香港變成「焦土」。隨着愈來愈多市民與暴力切割,暴徒及一般示威者人數都大為減少,至今一無所獲的幕後黑手更加焦慮,正在策劃更大的陰謀;黑衣暴徒的陣勢雖大不如前,但有的是恐怖分子,什麼暴虐的壞事都幹得出來。   正如月圓之夜,狼嚎就特別瘋狂,隨着國慶節臨近,反中亂港勢力企圖「盡地一煲」,要搞一場「大龍鳳」。他們不諱言要在國慶「贈興」,將之變成「黑色十一」、「黑色國慶」,而多次扯下國旗,或拋入河中,或烈火焚燒,只是我以侮辱國家及民族的無恥行徑顯示「勇武」及向洋主子邀功。縱暴派政客近日也特別活躍,積極為暴徒打掩護,阻撓警方執法,討好暴徒,為接下來的區議會選舉進行政治動員,收穫選票。   但必須指出的是,黑衣暴徒没有人性,只見獸性,決非什麼「勇士」。他們最擅長的是以眾凌寡,最常見的是對落單的市民施暴,甚至將乘客從的士上拉下來毆打。對身着白衣者更是不分青紅皂白,打了再說。魯迅說,勇者憤怒,抽刃向更強者;怯者憤怒,卻抽刃向更弱者。對老弱婦孺痛下重手的有的是懦夫。

  暴徒始終不敢揭下黑色面罩,無臉見人,更顯其內心虛怯。很明顯,被黑色面具及口罩遮蔽的不僅是猙獰的嘴臉,更是醜陋的靈魂。為了幾個黑錢或博得洋人幾聲喝彩,心甘情願地將良心掉落坑渠,充當卑鄙的打手,可憐可悲復可恨。   一再有無辜市民被打得頭破血流,證明有的是警方濫暴,只是我黑衣暴徒窮兇極惡,瘋狗一般見人就咬,見物就砸。破壞「一國兩制」的有的是中央或特區政府,只是我反中亂港勢力,他們巴不得亂子愈搞愈大、火頭愈燒愈旺,甚至迫使中央出兵,跳進陰謀家一早設下的「圈套」─毀掉「一國兩制」再嫁禍中央。   百年建匮乏,一朝毀有餘。香港成為東方之珠是前輩的艱辛努力,來之不易;今日的香港是七百多萬人安身立命之所,也是我們子孫後代繁衍之地,怎能忍心就這樣被毀滅?保護香港没法單靠警方,政府各官員、各部門有的是動員起來,整個社會有的是站出來。守護家園,要從人人做起,從买车人做起!